永利卫星有多好看

永利卫星有多好看

Langbroek博士这样描述他的拍摄经历:“我计算的轨道挺准确,与卫星实际轨道非常接近,而且在我预测的3分钟内就等来了卫星。多么壮观的景色啊!刚开始是两个模糊的闪烁物体进入视野。几十秒之后,当卫星像一列火车一样出现时,我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禁不住大喊‘哇!!!!!’(接下来我都爆粗口了……)”

詹想:不知道。反正就是喜欢观测各种天象,包括自然的和人造的。

永利 1

最后,上“星链”过境时间查询网址:www.heavens-above.com。一闪一闪亮晶晶,满天都是小星星。快来拍!

与自然天象相比,卫星飞行画面似乎单调得多,而热爱者仍众。有人提出了“航天美学”概念——“航天之美,是地上之美与天上之美的有机结合,是工程技术之美与人文之美的有机结合,是观赏之美与创造之美的有机结合。”嗯,似乎为地球人追拍卫星的活动提供了一个合理阐释。

by杨宇光

Powered by爱太空

杨宇光:太暗了,不好拍。

永利 2

永利 3“星链”5月27日过境北京by詹想”
style=”width:60%;margin:1rem auto”>

宙姐:Hi,杨老师!这几天拍Starlink没?

永利,2012年2月14日国际空间站过境

{“type”:1,”value”:”by Marco Langbroek

宙姐:哇,好浪漫!

这是人造地球卫星极为少见的编队飞行清晰画面。透着集体主义美学的卫星们,让人想起小时候学过的课文:“秋天到了,天气凉了,一行大雁往南飞,一会儿排成’一’字形……”

把视频上传至自己的blog之后,Langbroek博士收到了各种各样的留言。很多人分享了自己在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星链场景,表达激动的心情:

第 249 期

宙姐:对于地面拍摄来说,人造天体与自然天体有啥不同?

永利 4

宙姐认识多年的追星人杨宇光,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究员。每一个晴好的晚上,他不是在拍月亮,就是在等国际空间站过境。

詹想:铱闪短时间闪一下,闪得特别亮,所以奇妙。

詹想:哦。

宙姐:所以有挑战、有乐趣?

永利 5

{“type”:1,”value”:”宙姐对詹老师进行了采访。

同一时期正在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并担任指挥官的加拿大宇航员Chris
Hadfiled拍摄的北京城是这样:(红色为杨老师在图上标注自己所在地面位置)

2013年从国际空间站拍到的北京

星在那里

语宙

杨宇光:区别主要是快,几分钟划过天空,时间计算要准,相机指向要准。

永利 6Starlink首批60星5月24日过境荷兰”
style=”width:60%;margin:1rem auto”>

——“这只是外星人来买麦当劳的快速路线。”

视频传到Youtube上,各地群众画风有些变化。点赞数最高的两条评论是:

中国航天专家杨宇光与加拿大宇航员Chris Hadfield

宙姐:哦。

宙姐:最得意的天文拍摄作品是什么?

by Chris Hadfiled

北京天文馆副研究员、天文科普专家詹想

Starlink视频拍摄者为荷兰考古学家和空间态势感知专家Marco
Langbroek博士。他同时是一位致力于卫星跟踪、小行星观察的天文工作者,拥有一颗以他名字命名的小行星。这段令人震撼的视频,是用配备佳能FD1.8/50毫米镜头的Watec
902H低亮度监控摄像机拍摄的。

+

与又一个理工直男的对话也愉快地结束了。杨老师拍摄的国际空间站如下:

本文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特色内容

马斯克的星链计划首批60颗星发射后,一段视频刷屏了:

宙姐:人造天象为什么吸引你?

杨宇光:你拍的时候,人造天体里面有人,他们可能也在对着地面拍你,将来还有机会见面,多有趣!

永利 7

航天科学传播平台

永利 8

国际空间站2013年4月25日过境

也有人第一反应:“什么鬼?”

赞脑洞!中国的观星者也在跟踪这60颗卫星。北京天文馆副研究员、天文科普专家詹想5月27日晚在北京近郊拍摄的画面:

永利 9

詹想:得意谈不上。最有意义的一张是2012年情人节那天我和我爱人手拉手看着ISS穿过金星和木星。

宙姐:我看你之前拍了不少铱星闪光画面,你称之为“神奇”景观。神奇在哪呢?

永利 10

永利 11

与一个理工直男的对话就这么愉快地结束了。这张对于詹老师来说最有意义的照片如下:

——“撒谎!这是圣诞老人在做淡季训练。掩护!”

后来他们确实见面了,亲切友好地交换了照片。(宙姐为啥想起了嫦娥登陆器与玉兔月球车的“两器互拍”?)

网站地图xml地图